佛教與茶道 - 茶禪一味

January 4, 2018

 

  清代鄭板橋有幅對聯:「從來名士能評水,自古高僧愛鬥茶。」可見僧侶嗜茶,自古皆然。

 

  有道禪師不僅飲茶,且常在品飲之間說禪語、鬥機鋒,體悟「禪道」,例如有名的「趙州吃茶」公案即是。趙州禪師,凡有學僧去參訪他,他都是一句話,就是叫你「吃茶去」、「洗碗去」,或是「掃地去」。如果你問:「禪師!如何是道?」他說:「你去吃茶。」如果你再問:「如何開悟?」他也是叫你「吃茶去」。什麼是道?什麼是悟?一律「吃茶去」。意思是要你不要離開生活,在生活裡悟道。

 

  禪宗認為「佛法但平常,莫做奇特想」,佛法原本沒有什麼特異之處,只是與平時的喝茶、吃飯、穿衣一樣平凡。但人們常落入妄想分別,而與本性--佛性不能相應,所以趙州禪師要人不要離開生活,因為離開了生活就沒有道可尋。

 

  「趙州吃茶」的公案後來風靡日本,影響了日本僧侶。日本茶道的鼻祖之一珠光禪師,曾是著名的一休禪師的門下,他因坐禪經常打瞌睡而自覺不安,後來聽從醫生的勸告而喝茶,從此改掉了打瞌睡的惡習,並逐漸立下喝茶的規矩,創立「茶道」,而有「茶祖」之譽。

 

  當他完成「茶道」後,一休禪師問他:「要以怎樣的心境來喝茶?」

  珠光答道:「為健康而喝茶。」

  一休禪師對此回答不滿意,又問他:「對趙州禪師的『喫茶去』怎麼看?」珠光默然。

  於是一休禪師叫侍者端杯茶來,當珠光把茶杯捧在手上時,一休禪師便大喝一聲,並將他手上的茶杯打落在地,然而珠光依然一動也不動,祇對一休禪師行了個禮,就站起來辭行,走到門口時,一休禪師突然叫道:「珠光!」

  珠光回過頭答了一聲:「弟子在!」

  一休禪師問道:「茶碗已經打落在地,你還有茶喝嗎?」

  珠光兩手作捧碗狀,說道:「弟子仍在喝茶。」

  一休禪師不肯作罷,追問道:「你已經準備離此他去,怎可說還在吃茶?」

  珠光誠懇的說道:「弟子到那邊吃茶。」

  一休禪師再問道:「我剛才問你喝茶的心得,你只懂得這邊喝,那邊喝,可是全無心得,這種無心喝茶,將是如何?」

  珠光沈靜的答道:「無心之茶,柳綠花紅。」

  於是,一休禪師大喜,便授予印可,珠光完成了新的茶道。

 

  喝茶,若能喝出平和之茶、禪味之茶、無心之茶,則別有一番不可思議「禪」的意境體會,所以難怪一休禪師要讚嘆、同意珠光的茶道了。

 

  其實禪和茶道相通之處,在於它的「單純」與「清寂」。「禪」是一種究極實在的直覺把握,如「父母未生之前的本來面目」,而茶的清純、知性,在精神上和禪自有其相應之處。若在喝茶當中體會「無我」、「無味」,這就與禪的至高境界相通了。所以「茶禪一味」就是將茶的清、純,和禪的靜、寂融和而成一體的意思。

 

待續

 

這編文章是摘錄于星雲大師文集 - 佛教叢書8-教用編

 

Please click the following link for English version.

https://www.bliawa.org.au/single-post/2018/01/03/Tea-and-Chan-are-One